重慶星投体育橡塑製品有限公司
首頁 | 聯係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手機站
產品目錄

聯係方式

聯係人:業務部
電話:023-8663601
郵箱:service@zgxbybk.com

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正文

二甲醚市場持續強勢上揚

編輯:重慶星投体育橡塑製品有限公司  字號:
摘要:二甲醚市場持續強勢上揚
“目前二甲醚出廠價已達5000元(噸價,下同),較8月底上漲120元,創年內新高,且銷售比較順暢。預計後期在多種因素支撐下,二甲醚市場強勢特征難以改變,價格仍將高位運行或繼續上漲。”9月28日,陝西渭化集團副總經濟師薛三省高興地對記者說。

記者在現場也看到,前來該公司提貨的槽罐車絡繹不絕,上班前提貨的車輛甚至排成了長隊。

“今年以來始終波瀾不驚的醇醚市場,近期之所以發力上漲,得益於三大有利因素。”薛三省說。

一是原料貨緊價揚抬高成本。受幾大產煤省區煤炭企業整合影響,今年煤炭產量增長明顯放緩,全國煤炭供需總體緊平衡。近期,由於大秦線檢修,減少了對華東、華南等地煤炭供應,使長三角、珠三角地區電煤供應緊張,價格上揚。中煤集團的煤礦透水事故,又引發全國煤礦安全檢查整治,減少了全國煤炭產量。加之東南各省為吸取近幾年冬季用煤緊張教訓,未雨綢繆,提前采購儲備電煤和化工用煤,增加了煤炭采購量,助推煤炭貨緊價揚,坑口價普遍較9月初上漲15元以上,有的甚至超過50元。按噸甲醇消耗2.5噸原煤計算,近期煤炭價格上漲,增加甲醇成本40~130元,甲醇完全成本普遍被抬高到2500元以上,支撐甲醇價格上揚。甲醇是二甲醚的原料,甲醇價格上漲,又抬高了二甲醚生產成本,推動二甲醚價格同步上揚。

二是供應減少,貨源偏緊。一方麵,自5月以來,國內化肥價格突然發力上漲,近期雖有所回落,但同比仍在較高水平,使得化肥板塊盈利頗豐。由於我國約47%的甲醇產能來自醇肥聯產,當化肥產品有利可圖而甲醇價格低位運行時,企業為了實現效益最大化,自然會提高化肥裝置負荷而降低甲醇裝置負荷,減少甲醇產量。另一方麵,對於獨立醇醚企業來說,大多選擇在天氣轉冷前的8~9月進行裝置大檢修,裝置集中檢修,同樣減少了醇醚產量,改變了醇醚市場供大於求的格局,助推其價格上揚。

三是下遊需求旺盛,刺激醇醚量增價揚。9~11月是人造板、醋酸、MTBE傳統生產銷售旺季。近期,人造板行業在經曆了梅雨季節、幹旱引發拉閘限電等煎熬後,終於產銷兩旺,企業開工率穩步提升,刺激甲醛市場量價齊升,增加了對甲醇的需求。醋酸行業在下遊醋酸乙烯、醋酸乙酯需求擴大、價格揚升帶動下,開工率明顯提升,擴大了該領域對甲醇的需求。MTBE市場的持續火爆,使該領域對甲醇的需求較往年同期增加了20%以上。

對於醇醚後期走勢,薛三省表示謹慎樂觀。

一方麵,隨著冬季的到來,煤炭供應緊張將加劇,繼續推高煤炭價格。甚至不排除歲末“煤荒”的可能,將遏製煤頭甲醇裝置產能釋放。另外,我國天然氣甲醇產能約占甲醇總產能的27%,按照慣例,每到冬季民用天然氣需求增大時,化工供氣量必然減少。今年由於民用氣需求增長強勁,天然氣供需缺口更大,“氣荒”提前到來的可能性增大,影響麵可能更廣,將嚴重製約氣頭甲醇產能在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的釋放,減少氣頭甲醇產量。

另一方麵,後期甲醇需求仍將大幅增長。除醋酸、甲醛、MTBE等甲醇傳統領域需求旺盛外,甲醇燃料需求將明顯放大。目前,陝西、山西、江蘇、上海等地低比例甲醇汽油推廣順利,M85高比例甲醇汽油試點工作在山西、陝西、上海有序推進。由於國內成品油價格居高不下,拉大了甲醇汽油與純汽油的差價,刺激甲醇汽油需求強勁增長。另外,由於液化氣價格堅挺,哈爾濱、沈陽、天津等地餐飲業和一些鍋爐用戶已經改用醇醚作燃料,且用戶群正在擴大,這些都將支持醇醚價格高位運行或震蕩上行。

記者通過對今年以來二甲醚價格走勢分析,發現技術層麵也支持二甲醚價格上揚。

統計顯示:今年以來,二甲醚價格整體呈“W”走勢。以陝西為例,年初,承接去年歲末的火爆行情,二甲醚出廠價慣性衝高至4500元。隨後,在供大於求打壓下一路下挫,3月下旬至4月初,二甲醚出廠價至3800元左右,低於不少企業成本,迫使相關企業減產停產,緩解了二甲醚市場供大於求的壓力,使其價格止跌企穩並緩慢攀升。到5月中下旬,二甲醚出廠價分別攀高至4000元以上,有200~300元毛利,刺激前期停產的企業複工。然而供大於求再度打壓二甲醚價格下行,7月上旬甚至一度探底3850元。8月受南方限電減產影響,二甲醚價格複又企穩上揚,直至近期因供應偏緊發力上漲。目前二甲醚量價正好處於“W”右側的半腰位置,預示著後期仍有進一步上揚的可能。但考慮到國內二甲醚產能總體嚴重過剩,一旦眾多裝置因有利可圖集中開啟,又將改變目前供需緊平衡的格局,打壓行情縱深發展。因此,後期二甲醚價格雖然仍有上漲可能,但空間不大。
上一條:丙酮市場下行壓力不減 下一條:塗料巨頭高速發展背後隱藏的“危機”